数字人民币助力灵活用工发展

  发展数字人民币是大势所趋。从国际来看,发展数字人民币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增强我国的金融竞争力;从国内来看,数字人民币降低了人民币的流通成本,增加了人民币使用的便捷性;从监管的角度来看,数字人民币更便于反洗钱、反恐或者追踪一些大额期权交易。

  中国人民银行早在2014年就成立专门团队,开始对数字货币发行框架、关键技术、发行流通环境及相关国际经验等问题进行专项研究。

  2020年4月,数字人民币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不断优化和完善功能。

  同年10月,深圳市联合人民银行采取“摇号抽签”的形式向市民发放数字人民币,5万名中签者,使用红包交易62788笔,交易金额达876.4万元。这是数字人民币首次在商户和消费者间进行应用。

  今年1月,京东集团试点数字人民币发薪,为常驻上海、深圳、成都、长沙、西安的部分员工发放了首批数字人民币工资,员工可以将数字人民币工资存到个人银行卡,也可在试点城市的数字人民币线下受理场景使用,同时可在京东App购买自营商品时使用。

  5月8日,数字人民币接入支付宝,新增饿了么、盒马等3个子钱包,数字人民币APP更新,钱包运营机构中的“网商银行(支付宝)”已呈现可用状态。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当下,在国家大力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发展的背景下,推动各项政策措施落地生根,促进自主就业、“副业创新”、多点执业等就业新业态健康发展,是老百姓的亲身利益所在。

  如今,中国灵活就业人数规模已经达到2亿人。去年中国灵活就业招聘人数同比增长76.4%。这意味着,我国目前有7800万人依托互联网的新就业形式实现了就业,极大舒缓了我国“就业难、用工难”的问题。

  在数字经济时代,交易行为复杂、并发量大、需求零散,导致监管部门难以认定交易的形式以及真实性,并且跨区域的运营对于属地监管方带来了治理挑战。现有科技手段很难对其进行合规性的引导。

  一方面,灵活用工环境下,企业与个人由原先“B2C”的雇佣关系转变成“B2B”的商业合作关系,劳动者被视为提供服务的个体工商户。企业与劳动者个人之间适用的法律由《劳动合同法》转变为《合同法》等民法。企业不再承担合作个人的社保、残保金、工会费等问题。灵活用工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保障受到挑战。

  另一面,灵活用工企业在利用银行账户为工人发薪时,面对各种各样的发薪主体,及其不同的代发银行,往往存在手续复杂、流程长、入账时效慢等问题。

  数字人民币的结算方式正好解决了上述问题。它将改善交易连接的路径,支付直接通达央行,提升行业支付体系的效率和安全性最快开奖现场报码,通过数字人民币发薪则有望解决跨银行、多主体薪资发放的难题,实现实时发薪。

  相较于其他网络支付方式,数字人民币支付不需要以银行账户作为载体,同时支持双离线支付功能和非接触式支付,既避免了交易时反复绑卡的麻烦,也降低了交易门槛,更好地服务了没有银行账户、在金融交易中处于弱势地位的人群,为他们带来更加新奇、更为便捷的支付体验。

  据了解,高灯科技的该项业务在试点中支持服务企业使用数字人民币进行薪资结算。通过接入工商银行数字人民币系统,可搭建对公与个人的数字人民币钱包体系,支持企业通过数字人民币钱包为员工完成薪资发放,企业员工可使用数字人民币进行消费、购物。

  数字人民币在灵活用工场景的应用将提升资金在所支持的银行和支付工具间的流通效率、支付效率以及支付的成功率。同时,数字人民币的结算、存储等环节可以在没有人工核准的情况下自动完成,并保存所有路径信息,这将进一步优化企业财务管理方式和相关人员配置,降低企业的经营成本。

  对于灵活用工的劳动者而言,数字人民币的介入进一步保障了灵活用工中的交易公平性和安全性。而数字人民币支持可控匿名的特性,也提高了支付安全性,增强了个人隐私的安全防护。

  数字经济只有将灵活就业在发展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劳动收入、培训扶持、社会保障和制度规范等诸多困难和问题一一解决,才能让新个体经济的职业发展获得更大成长空间,为稳就业、保就业进一步夯实基础。数字人民币一旦在灵活就业场景中得以应用,无异于为解决我国“就业难、招工难”问题奉献了巨大的科技能动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